集團刊物

Group publications

媒體中心

Media center

選擇光華 選擇未來

Choice of the Guanghua Choice of the Future

光華對話張文宏:關于青春和夢想

2020/04/14

編者注:國內疫情整體狀況趨穩,各地陸續分批次開學復課。開學在即,光華教育集團特邀復旦大學附屬華山醫院感染科主任張文宏教授,“張爸”除了介紹了開學防疫對策外,同時分享了他在求學、工作階段的青春與夢想。

 

光華教育集團對話張文宏教授

 

光華對話張文宏,“張爸”金句頻出

(采訪視頻完整版鏈接:https://v.qq.com/x/page/m0950kdr0s0.html):

1、青少年的專業學習與職業選擇的建議

“不要固守環境,給自己更多選擇。不用擔心選錯,人生就是由太多的不確定性組成,如果人生都很確定的話,活著就沒味道了。人生唯一確定的事情,就是你有努力必有所得。”

2、看到更多的風景,你就有更多的機會

“如果你選擇離開家鄉、走出來,一路走來一定非??部?,但也能欣賞到更多的風景,獲得很多的體驗。”

3、別人眼中值得驕傲的爸爸,在家庭教育中,會是怎樣的風格

“關于家庭教育,其實每一位家長都很優秀,對孩子的教育,講很多都沒用,關鍵是耳濡目染。”

4、“張爸”與華山團隊的日常

“在我們科里,我就是個中年大叔,沒什么了不起的。你看遠的東西是很美好的,真正影響你的是你身邊的人。在我們科室,團隊精神是主旋律。”

5、學校馬上就要復學,張教授的建議來了

“保持良好衛生習慣,避免疫情的一小波反彈,影響到自己的孩子。”

 

 

上海是一座移民城市。和千千萬萬從外地“移民”到上海的小鎮青年一樣,1987年,張文宏懷著對大城市的憧憬以優異的成績考入當時全國最好的醫學院之一——上海醫科大學(現為復旦大學上海醫學院)并留在上海求學工作至今。

仍未被磨去溫州口音的張文宏,回想起年少在家鄉時的高中生涯時,自我打趣地說:“我在當時基本只是個‘書呆子’,能走到今天就是因為剛好幸運地碰上了正在騰飛的中國。”

 

抗擊疫情不僅是科學問題,更是個社會問題

考到上海讀大學之前,張文宏曾就讀于有120多年辦學歷史、浙江省最早的普通中學——浙江省瑞安中學,這所百年學府以“甄綜術藝,以應時需”為校訓。張文宏想了想當年選擇學醫的初衷,實誠地說,“高中時我語文挺好的,作文也挺能寫,但是考不上(復旦)中文系。我數理化都不錯,但是(全國)競賽得不了獎。我就發覺我這個人就是文科也不怎么好,理科也不怎么好,但是綜合能力還不錯,而醫學就是一門整合文、理、社會的學科。”

作為一門極具獨特性的學科,醫學起源于人類的經驗,它以經驗為基礎,但現代醫學取得突破性的進展得益于科學的融入。張文宏說:“醫學里面比較高的境界就是,你對一個你從沒見過的病具有診斷和治療能力,這就需要具備充分的醫學基礎知識儲備和多年醫學經驗的積累。”

少年時代的張文宏

 

張文宏是上海醫科大學最后一屆6年制的醫學本科,讀了十三年才拿到醫學博士學位。十三年的潛心研學使得張文宏打下了扎實的醫學基礎知識,也為后來他在SARS、H7N9和此次COVID-19大規模傳染病爆發時,擁有極為敏銳的判斷和救治能力起到了關鍵作用。“我們那時候學很多東西,書上你學過的每一句話當時可能沒有用,后來可能都可以派上用場,特別是在臨床治療里面。因為大多時候你所遇到的病人都是你所沒見過的。”

除此之外,醫學更是一門同時整合了社會和人文的獨特學科。這次新冠疫情中,身在一線的張文宏更是從中深刻體會到了這一點,他感慨道:“ 就拿新冠疫情來講,你們看到的難道僅僅是科學嗎?根本就不是。你們更多看到的是這次疫情下面的悲歡離合、看到了這個時候社會的多元思潮、看到了這次疫情下各國外交之間的交鋒、疫情中的謠言,然后才是這次疫情下的科學,同時也不乏有疫情下科學家之間的精誠合作。通過醫學我們可以了解整個社會,了解社會的人心。”

 

華山感染的第三代掌門人

此次新冠肺炎疫情的抗疫中,“華山感染”無疑成為了一張響亮的名片,然而在1996年張文宏研究生剛畢業進入華山醫院感染科之時,正值學科最低谷的時期。

當時世界范圍內傳染病因為經濟的發展被控制得很好,許多新發傳染病也沒有像現在這么厲害,因為人類之間的交流沒有像現在這么多。所以每一次傳染病的發現、發生都在局部范圍內就被控制掉了。而人類的另一巨大進步——抗菌藥物和疫苗的發明,使得很多真菌、細菌、寄生蟲引起的感染都可以被解決,也讓中國五六十年代常見的血吸蟲病、病毒性肝炎等大規模傳染病都逐漸得到了控制。在這樣的學科低谷和個人發展的選擇面前,許多人離開了,張文宏留了下來。

華山感染一隅

 

華山感染自1955年由師從青霉素發明者之一——弗洛里的戴自英教授創建,把“抗菌藥物”、“感染性疾病”這些概念從西方引進,奠定了感染學學科基礎。1984年,翁心華教授成為華山第二代掌門人,又把感染性疾病的疑難診斷及臨床的重癥感染救治再一次拔高到一個新的層次。

2020年3月26日,采訪張文宏教授的地點被安排在華山感染科大樓的一間會議室內,他身后的四個大字“華山感染”和“FUO”的圖標赫然入目。在和張教授的對談中,我們可以從中真切地感受到華山感染的良好傳承,以及在此基礎上每一個歷史階段都有著新的方向的發展。

FUO”華山感染

 

如今是第三代掌門人的張文宏教授轉過身來給我們解釋墻上的LOGO說,這是當時華山醫院感染科的一個出院的病人專門設計的。FU”是復旦的意思,F看上去又有點H的樣子。“HS”是華山,“S”是倒過來的,連起來“FUO”在醫學里其實是個專業術語——“Fever of Unknown Origin",不明原因發熱。

 

張教授進一步解釋道,所有疑難感染病的特征,就是發熱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引起的。就像這一次新冠肺炎,很多病人除了肺炎,一開始也出現了不明原因發熱。而華山第二代掌門人翁心華教授正是病毒”兇手“的福爾摩斯,他幾十年如一日的臨床經驗和研究,將華山感染帶到一定的高度,使得華山感染在新發疾病上具有很高的診斷能力。而張文宏想做的就是將這種個人經驗的診斷能力轉化為依靠高精尖的科學技術來繼續傳承,使華山感染能持久保持著強有力的水平,并尋求更大突破,在疑難感染病的診斷上不僅求準,還要求快。

 

看過世界,會有更多選擇

曾在香港袁國勇教授團隊以及美國哈佛醫學院等全世界頂尖的傳染病實驗室訪學過的經歷,讓張文宏有了更開闊的國際視野。他帶領團隊將國際上最先進的感染病診斷技術都引進了華山感染。他自豪地告訴我們:“比如這次新冠肺炎,我們在上海申報的第一株新冠肺炎就是在衛健委和疾控的領導下,我們和CDC一起合作完成它的基因測序的。在新冠肺炎疫情的診斷技術上,我們跟國際上毫無差別。我們掌握了國際上所有的技術,國際上領先的檢測手段,我們都有都會具備,而且我們的病種比國際上大多數的醫院還要豐富。所以在這方面,我們具有極大的信心。”

復旦大學附屬華山醫院

 

而在未來,他想要將華山感染帶向更遠的方向。他希望要以最前沿的技術,最科學的數據打造一直常駐的哨兵隊伍,為我們的國家、我們的老百姓保駕護航,不僅能在感染病爆發時沖在前鋒“救火”,更要在疾病還沒有開始蔓延之際就要做好準備,來應對突如其來的“黑天鵝”。

提及當年的出國交流經歷,張文宏說:“總體來說就是建議大家多開闊視野,給自己多些出路,這對人生發展會很有幫助。像我是從小地方出來的,如果你選擇留在家鄉,留在小地方,你可能也可以生活得很幸福。學生們出國以后,雖然不見得一定比國內大學讀出來的更好,但你從此有了一次不同的人生體驗,未來會有更多的選擇。”

 

“我只是一個來自溫州的書呆子,恰好碰到了騰飛的中國”

“人生走到哪一步其實都取決于一個偶然的事件”,回顧從瑞中到上海醫科大學的求學經歷,出國訪學再到擔任華山感染科的主任,以及到如今成為家喻戶曉的感染病專家,張文宏認為,所有的人的發展都是在一個大的國家發展框架下進行的,這和個人能力強弱沒有關系。

我們這代人有今天,我個人覺得,主要是我們那時候年輕的時候剛好遇上中國剛剛騰飛的階段。走在我們前面的一代人,像鐘南山院士,國家剛剛起步的時候是他們領導的,我們在那個時候就是跟跑。國家強盛了,我們這批人正好到了這個年齡,所以我們是非常幸運的。我只不過是一個書呆子碰到了一個騰飛的中國,契機上完全匹配,所以我們這代人就可以為國家和大眾做更多的事。現在是中國最好的時代,也是壓力最大的時代,生活在正當下的年輕一代一定要對未來有信心,不管是書呆子也好,或者比我更能講也好,或者思維比我更活躍、比我更聰明的人也好,只要經過自己的努力,我相信前途都是很光明的。“

張文宏反復強調:“不要忘記的一點是我們每個人的發展和國家的發展都是緊密相連的,我們自己發展的步伐要和國家發展的步伐緊緊結合在一起。”

 

(*本文系復旦大學、瑞安中學、光華教育集團于2020年3月26日聯合采訪)

 

 

 

306官网彩票安卓版 新希望股票 近期股市行情分析 伊利股票k线图 股票今日开盘 京东方股票会跌破4元吗 股票交流平台在线 期货配资一般都是多少 服装搭配师资格证 炒股的app 东方财富股票行情分析软件